景区文化

进入景区微博

关注我们的最新活动及旅游信息

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成为好友
微信号:
lygkongwangshan
0518-85116667
0518-85116663

海州清官

来源:《海州清官》 发布日期:2019-07-17 10:14:25 阅读:985
分享到:

 海州清官

王同,字一之,明河南郏县人。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以举人身份出任海州知州,后迁升南京都督府经历。王同在海州任上减免税粮,减轻“马政”负担,兴修水利,修葺学宫,救荒赈贷。海州百姓称他为“河南父母王”。 

明嘉靖年间,古海州出了一位让百姓爱戴的好知州。他同情百姓,冒着被罢免的危险,大胆上书,大幅度地为农民削减不合理的钱粮负担。他施政果断,组织实施了五十余年没有疏浚的蔷薇河治理工程,使该河由水患变成水利。他深爱着海州的山山水水,在这里留下了大量有相当艺术价值的诗文和书法石刻作品。他叫王同。在他离任时,海州百姓编写《奏绩实政》纪念他,称他为“河南父母王”。

上任伊始,王同力主改减粮税,减轻马政。据《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载,王同初来海州时,公、民有土地累计11146顷。由于连年灾荒,百姓连年外出逃荒,实际耕种只有1500顷。原住户12700多户,在王同到任时,仅剩3500多户。天灾使田里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可赋税仍然照旧,“民逃而差不减,田荒而粮照旧”“一户常有数差,一丁常有数役”。灾荒加上高赋税,形成了“富者因累渐贫,贫者莫可支持”的恶性循环。即使在本州能够勉强生活下去的农户,也加入外逃的行列。王同到任后,面对此情此景,愤然上书朝廷,提出按实际人头、田亩确定赋税标准。王同的上疏得到户部和工部的批准。海州田户由原来的116里并为60里。粮赋下调将近一半,让农民减去了一大笔沉重的负担。此外,马政也是架在百姓头上的一具枷锁。正像《隆庆海州志》编者张峰所说,“既征银以输京而又养马以备用,是一马而有二役也”。为此,王同又两次具奏减轻马政,由政府直接征用马匹改为征银两,征银也减三分之一,使百姓又卸下一副沉重的担子。并里、减赋、轻马价等几项善政的实施,很快地收到实效。据《隆庆海州志》载,全州户数由原来的3500户增加到15860户,创明代中期海州居民户数之最,这不能不说是一项了不起的业绩。

▲深受百姓爱戴的好知州王同

兴修水利,是他任期之间的德政工程。蔷薇河一直被誉为古海州的“母亲河”,从元末明初开始,就是境内的主河道。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王信围海州,决洪门堰坝后,潮汐夹带泥沙倒灌,致使蔷薇河严重淤塞。因排水不畅,每到汛期河水上涨淹田,沿河两岸人民苦不堪言。王同到任海州时,正值这一非常时期。《隆庆海州志》记载:“年久淤塞,不能接入新坝涟河,以达淮、泗。商人盐船涉海冒险,且雇车挽海崖上船,经年守装,劳费万状。”从成化年间(1415~1435年)至王同到任前的几十年间,各任州官也曾打算疏浚此河,然“屡议屡止,邅延五十一年”。在严酷的现实面前,王同不等不靠,提出“用财而不取商财,用民因以赈民”的疏浚河道的办法,即现在所说的以工代赈,既有效地解决了用工资金的来源问题,又为州内灾民找到了能吃上饭的有效途径。王同的这一主张得到了当时巡盐侍御齐云汀、抚院王克斋、巡按郭文麓、太守姚泽山等人的赞许与支持。虽然分管盐业的卤鹾司中有很多人反对,但王同“承之以毅,飙激雷励,列平莫移”,大胆实施了这一巨大的工程。第二年春节刚过,他以“脏罚银浚蔷薇河十余里”,以“盐商积引余银五千六百两浚运河一百四十余里”。这一利州利民的工程动员令一下达,在百姓间引起很大反响:“饥民闻之,牵臂荷锸,日数千人欢呼赴事,不两月而功成。”疏浚后的蔷薇河,虽潮汐依旧,然波平流畅,舟船畅通,带来百业复苏。正像《隆庆海州志》上所写的:“诸货可致,百工有易,万旅相通……久湮之迹赖以再兴,垂死之民得以复生。”

他以兴修学宫、葺学育才为己任。王同到海州就任时是秋天,此时正值乡试前夕。为指导本州生员做好应试准备,他想找一些经、史类图书作参考,然而一本也未找到,这令他十分扫兴。其后,他又想翻阅古代“兴亡、人品、心术、事迹”之类的书籍,同样没有找到一本满意的。这是古海州长期经济低迷、文风不振造成的。对此,王同的心情十分沉重。他思忖,堂堂一个州衙怎能找不到一本像样的图书呢?他暗下决心,在自己的任期内一定要在州里建一所重点为众儒生服务的书库。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也就是王同到任的第三年,他拿出自己的积蓄亲自到南方选购图书。这些图书重点为经类、史类、子类三大类,“凡三十部,计七十套,共七百六十册。”他对这些图书特别珍惜,配置了专门的书匣,叠成木柜,藏于明伦堂中。还编制了图书总目录,并在每部书上盖上“海州儒学官书”印鉴。此外,他还安排专门的“掌学”官员进行管理。为防止这些图书再度散失,王同写了一篇名为“海州儒学贮书记”的短文,刻成石碑,立于藏书处,标志着海州儒学书库的正式建立。在自建儒学书库之余,《隆庆海州志》和《嘉庆海州直隶州志》上还有“葺学育才”“葺学宫”的记载,可见这位海州知州在古海州的人才培养和校舍建设上倾注了很大的心血。

▲海州孔望山上王同书写的“归云飞鸟”

他的锦文妙墨,至今为古海州增辉添彩。举人出生的王同,诗文、书法皆堪称大家。在古海州这片神奇而浪漫的土地上,他吟诵挥毫,书写了大量文学和书法水准俱佳的诗、文和书法石刻作品。毕竟已过去了五百多年,王同的诗词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只有四首,即《登清峰顶》《咏龙洞庵》《哀孝妇》《咏桃花涧》。但就从这四首诗中也可看出王同扎实的古诗词功底和不凡的艺术造诣。与诗词一样,文章大多也已逸失。所幸的是,由他撰写的一些碑文,其碑刻保存至今,有的碑虽已不见,其文稿却被明清一些志书记录下来。这些碑文有《海州蔷薇河纪成碑》《海州镇远楼碑》《海州儒学贮书记》《海州重建英烈祠碑》等。这些碑文,不仅让我们领略了这位五百年前举子的文采,更为研究明代海州的山川、水利、文化、教育、宗教提供了可贵的历史资料。

较之诗、文,王同的书法作品传世较多。这些作品不是纸质的,而是勒于崖壁等处的石刻。如花果山水帘洞右侧的“高山流水”,左侧的“神泉普润”;郁林观东岩上的“飞泉”“采山钓水,抹月披风”;孔望山龙洞西侧石壁上的“归云飞鸟”;石棚山上的“高行清风”;伊庐山钟庵附近的“奇泉”;海州古城南门的“朐阳门”小篆;孔望山龙洞西石壁上的篆书“六言诗刻”;白虎山巅的“蓬莱庵诗刻”等。虽历经数百年的风雨剥蚀,但这些书法题刻大多保存完好,是港城古今石刻作品中的上乘之作。